欢迎来到 - 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创业故事 >

改革开放40年 看看他们的“财富”故事

时间:2018-07-03 15:01 点击:
原标题:改革开放40年 看看他们的“财富”故事 艺术工作者 知青川美重大 改革开放是他绘画的好“

知青川美重大 改革开放是他绘画的好“材料”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 李析力

今年3月,位于渝北区的许世虎美术馆开馆迎客。馆内陈列的几百幅作品,浓缩了许世虎40余年的艺术人生。

许世虎,今年61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原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

提及如今的艺术成就,许世虎笑着说:“我的人生有三次大的转折,每一次转折的背后都被改革开放所牵动,折射出了特殊时代下的特殊经历。”

第一次转折 从下乡知青到美院学生

许世虎与美术结缘,缘于儿时的经历。小时候,他在南泉小学读书,学校就在景区附近,山清水秀,环境优美,时常会有学美术的人来此写生。

“那个时候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只要一下课就往写生地那里跑。”许世虎说,在那样的氛围中,让他对画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加上当教师的父母从旁引导,为他提供了良好的学习条件,他的美术细胞渐渐被激活。

到了初中、高中,许世虎一直没有放弃对画画的爱好,同时对于美术院校有了一定的认识。高中美术老师马志刚对许世虎喜爱有加。马志刚说:“你的基础不错,以后有机会可以到专业院校去学习。”这番话,让许世虎有了考取四川美术学院的梦想。

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他去到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一个村子里“下乡”,成了一名“知青”。1977年,恢复高考,让许世虎看到了希望。第二年,由于会画画,他调到了县木偶剧团和文工团画背景。

1980年,他顺利考取了四川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陶瓷艺术设计专业。许世虎说:“如果没有改革,我没有机会考上心仪的学校,改革为每一个人提供了公平竞争的机会。”

第二次转折 《春天里的歌》一举成名

考上了梦想的院校,许世虎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专业学习中,他的绘画技艺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艺术手法更加多元。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老师经常带他们到荣昌陶厂去学习和创作,一些设计的图案还用在了陶器品上。

大学毕业后,由于表现优异,特别是在色彩运用上的敏感,许世虎留校当上了一名色彩教师。“对艺术越追求,越能知道自己的不足。”许世虎说,随着专业学习的加深,他接触到了灰调色彩,接触到了印象派和写实派的绘画,他的绘画技术也更加纯熟。

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并发表重要讲话,一篇题为《东方风来满眼春》的新闻通讯传遍神州。许世虎受到了讲话精神的感染,就在那年5月,许世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创作了《春天里的歌》画作。这幅画当年获评全国美展的优秀奖,也是他的成名作。

《春天里的歌》是一幅水粉画,画作内容是一盆怒放的鲜花,鲜花上的水珠清晰可见,晶莹剔透,跟真的一样。许世虎说,这幅画描述的是当时的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情,一种生机勃发的力量,借鉴了中国工笔画和国外写实的画法。

后来,这幅画还入选2005年法国卢浮宫美术沙龙展,并获特别奖。2014年被重庆美术馆收藏。

第三次转折 趟出中西融合艺术之路

许世虎说,改革开放后,他有了更多的机会走出国门,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进行交流,他对艺术的把握变得更加多元,“融合”成了一种追求。

2005年前后,许世虎感觉自己在绘画艺术上遇到了瓶颈,没有新的突破。2006年,他离开了工作20余年的四川美术学院,到重庆大学艺术学院执教。许世虎说:“重庆大学是一所以理工科为主的综合性大学,在学科交叉的氛围里,也许会给艺术带来不一样的‘化学反应’。”

“融合是创新发展的动力,绘画也是如此。”许世虎说,由于到国外交流机会的增多,在访问考察和办画展的同时,也开阔了他的视野,他试图将中国画的技法与国外的技法相融合。比如中国画的写意手法与国外印象派画法结合等。

科技人员

“荒山”变“金山”

她引领村民种中药材致富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 李舒

如何让研发成果得以应用,转化为生产力实现价值最大化,是科技人员的重要追求。重庆大学植物学博士、研究员、重庆市中药研究院中药种植研究所所长陈大霞,曾获国家科技部“三区”科技特派员、重庆市先进工作者、重庆市三八红旗手标兵等荣誉称号。荣誉背后,离不开她在中药材种植领域的潜心研究,以及对巴渝大地上农民们的深厚情谊。

来自农村 她潜心研究中药材种植技术

“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进入中药材研究领域。”陈大霞告诉记者,她生在农村,大学毕业后曾当了5年教师,2003年她从西南农业大学(现西南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中药研究院从事药用植物分子生物学研究。

“当时做研究,条件十分简陋。整个研究院没有一台专用仪器设备。”陈大霞回忆,重庆的中药材种植研究处于起步阶段,那时,科研人员一把尺子一杆秤是野外工作的标配,室内也没有高精端的检测实验设备,只好带上样本到各处“打游击”。

即便条件简陋,也阻挡不了潜心做研究的陈大霞,她在中药研究院开展起药用植物分子生物学研究,并搭建了中药研究院药用植物遗传性多样分析技术体系,为后续的研究试验制定了标准化的操作程序。

深入野外 高端仪器助中药材研究标准化

当实验室的理论研究达到一定水平后,不甘于只在后方实验室做研究的陈大霞,主动请缨到一线去参加野外工作,而在那个年代,野外一直被视为男同志的专场。“中药材大多生长在远离城区的偏僻山区,深山里坡陡路窄,环境条件十分恶劣。”陈大霞说,只有走进一线,才能获得最直接的数据,观察最直观的变化,激发科研的灵感。

“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不怕辛苦,没有什么不能克服的。”陈大霞首先走进合川,着手研究粉葛和补骨脂。随后,走进武隆、南川等地大山深处,研究玄参、川续断、木香等中药材。

凭借勤学肯干,刻苦钻研,原本不是研究药用植物栽培专业的陈大霞,成为了中药材种植的行家能手。“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出台了系列振兴中医药产业的政策,全国自上而下对中药材研究更加重视,研究院里开始添置各种高精端仪器。”陈大霞称。

“这些仪器的加入,对提升重庆中药材种植的研究水平起到重要作用。”陈大霞说,原来人们在野外或是种植试验地上,用肉眼观察药材的生长情况,用一杆吊秤来衡量药材的产量,工作效率低,数据的准确性大打折扣,仪器设备的更新升级促使研究更高效、更标准化。

山间地头 克服技术障碍带领村民种玄参

多年来,陈大霞一直致力于中药科研事业,长期在乡村一线,农民的生活状况是她最大的牵挂,她希望用技术革新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