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道歉的话 >

凤雅事件中的大V陈岚:我没造谣,道歉是基于谦卑而已

时间:2018-07-22 04:15 点击:
文 | 王倩 6月4日,陈岚出现在上海住处附近的咖啡馆。和她微博头像风格截然不同,她朴实到眉毛都没画一笔,身穿软质白衬衫、牛仔裤、运动鞋,背着红色大背包,到

是否消极治疗?志愿者“争”王凤雅?3D揭眼癌女童事件3疑问

文 | 王倩

6月4日,陈岚出现在上海住处附近的咖啡馆。和她微博头像风格截然不同,她朴实到眉毛都没画一笔,身穿软质白衬衫、牛仔裤、运动鞋,背着红色大背包,到半腰的长发拢起来向后,绑了个低马尾。坐下来,她脸上呈现疲态。

但在随后的四个多小时内,陈岚情绪充沛:聊到好笑处,笑得双眼几乎闭了起来;聊到悲伤处,眼眶里仿佛出现泪滴,再一句就要掉下来;说到气愤的地方,语调突然高三度……

她是来回应质疑的。

在“河南眼癌女童小凤雅之死”被高度关注的时候,陈岚说她卸载了微博、微信等一切互联网社交软件,“我是这几天才开始用回微博、微信的。现在心态恢复了。”

河南省太康县女童王凤雅,在去年10月被确诊患视网膜母细胞瘤。因无法承担治疗费用,家属通过水滴筹、火山小视频等网络募捐平台向社会求助。今年5月4日,小凤雅去世。

5月下旬,有自媒体发文《王凤雅小朋友之死》,指责其母重男轻女,挪用女儿15万元筹款给儿子治疗兔唇。

后经媒体证实,筹款金额共计3.8万余元;家属出具账单显示筹款多数用在了小凤雅身上(剩余1301元事后捐给当地慈善组织);凤雅弟弟到北京治兔唇的费用,是嫣然天使基金会出的,且确诊时间早于凤雅治疗。

早在今年4月,陈岚在拥有70多万粉丝的微博上关注、质疑这件事。4月9日,她称小凤雅父母“疑似骗捐、虐待、恶意断绝孩子饮食”,并实名报警;4天后,陈岚第二次发微博报警,称前去救助的大树公益工作人员白梦雪遭小凤雅家属“殴打、暴打、抢夺手机、失联”。

5月27日,陈岚在微博向此次风波中受到伤害的人道歉

但此后,凤雅家人表示,他们不接受陈岚的道歉,认为陈岚在微博的说法冤枉了他们,让他们受到很多辱骂,他们家人因此遭受了严重身心伤害,陈岚不能网上道歉就完事。他们要起诉陈岚,要一个说法。

陈岚新浪微博的官方认证为作家,因为长期从事儿童救助工作,倡导儿童权益保护,她同时被媒体称为“明星”公益人。

其首次以倡导儿童权益保护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2010年“天津无肛女婴”事件中,她冒充孩子母亲深夜冲进医院,强行抱走了女婴。此后,陈岚参与过多起救助儿童事件,以不惜和儿童监护人对抗知名。

对于质疑,陈岚有自己的应对逻辑,也不认为有太多需要改变的地方。今后面对类似事件,“我可能会措辞更谨慎一点。”她顿了一下,“但极有可能,还是不会。”

凤雅事件中的大V陈岚:我没造谣,道歉是基于谦卑而已

“风雅的死亡消息促使我报警,我认为涉嫌虐待和非正常死亡”

三條: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小凤雅事件”的?

陈岚:三月中旬开始,有人陆续在微博、微信上跟我说,有个患眼癌的孩子拖了很久还没有得到救治。但因为眼癌不是我重点关注的儿童救助方向,也就并未太多关注。

真正关注还是在4月初,爱心妈妈和凤雅家人爆发冲突的时候。4月6号左右,网友告诉我,有爱心妈妈等人把孩子送到北京儿童医院了,但因为不肯住院治疗,家人抱着孩子逃走了,抓都抓不住。

编者按:据媒体报道,4月5日、6日,志愿者“马婵娟”、“苗苗妈妈”等人带凤雅和家人去北京儿童医院。凤雅家属表示:马婵娟等人一路折腾孩子拍照,抵京后根本没有联系好医院,院方坚称手术和化疗没有意义,爷爷当场下跪仍被拒收。马婵娟表示:医生检查后表示肿瘤已经扩散,治疗意义不大,但可以收治,因清明节没有床位,他们又联系了其他医院,但家属坚决离开。)

三條:4月9日,你第一次发微博公开关注这件事,并报警。

陈岚:促使我报警的是风雅的死亡消息,凤雅妈妈在做直播时说,“我孩子死了”。孩子还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网友就质疑,怎么会死呢?

有人把截图发给我。我不能判别这个事情,就发微博报警了。理由是:我认为涉嫌虐待,涉嫌非正常死亡。

我认为孩子遗体要被保护,确认是不是被虐待。那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取证,警方当天下午就介入了。

三條:直接给当地警方打电话报警显然更有效。

陈岚:我电话报警了。警方说已经收到好几个报警,正在调查。

三條:在这条微博里,你同时提到“凤雅家人骗捐、虐待、恶意断绝孩子饮食”。信息来源是什么?

陈岚:有的是爱心妈妈,有的是微博网友留言、还有慈善机构工作人员给我的留言,还有直接发过来的视频,比如在北京儿童医院里发生冲突的视频。

我发的那些话是有事实依据的。第一,凤雅妈妈从水滴筹筹得的钱,没有送她去做治疗是事实。从《慈善法》的规定来说,这个捐赠是给凤雅看病的,凤雅妈妈没有用于医疗目的,那就是诈捐。我都没有说“就是诈捐”,我说的是“涉嫌诈捐”,还需要调查;

第二,三天前还在医院说可以住院、治疗,三天后“孩子死了”。没有医院检查,没有死亡证明,这属于“非正常死亡”;

第三,三天时间,一个小孩怎么死的?“疑似虐待”“疑似断绝饮食”。我当然得报警了。

编者按:据媒体报道,4月9日,凤雅病情恶化,被送往太康县人民医院儿科重症病房抢救。当晚7点左右,家人说凤雅抢救无效死亡。后来凤雅家人证实这是一场乌龙。凤雅爷爷说,医生说凤雅已没有抢救价值,死在医院就会被火化,他们因此把孩子带回家,但在儿媳抱孙女回家的路上,孙女又恢复了知觉。对此,当地官方调查组予以证实。)

三條:你有70多万粉丝,发微博之前应该核实信息的吧?

陈岚:在我们的专业当中,儿童虐待案件的认定和其他案件是不一样的。公共场合发生的儿童虐待案件很容易取证,在家庭当中发生的虐待和伤害,很难取证。全世界范围存在的儿童保护的一个通用准则,我们叫“极左”,就是儿童保护的所有做法越来越“左”。

“左”到什么程度,比如美国,对于恋童癖、儿童疑似性侵罪犯,使用“钓鱼执法”调查取证,一律被认为是合法的。

在中国,在农村,儿童虐待致死、活活饿死,直接下葬埋掉。如果不报警,有谁会去取证?

凤雅事件中的大V陈岚:我没造谣,道歉是基于谦卑而已

(4月9日,陈岚微博实名报警,称凤雅家人“涉嫌骗捐、虐待、恶意断绝孩子饮食”)

“舆论风暴最猛烈的那几天,我卸载了一切互联网手段”

三條:4月13日,大树公益的志愿者白梦雪与凤雅家人发生冲突,你也发微博报警了。

陈岚:我在一个关注事情进展的群里,她忽然间连续发了“打我了、打我了”的微信。我立即打电话过去,打不通;大树公益负责人也打不通她电话。然后我就急了,立即发微博报警。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