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人生故事 >

六个角色,足够讲完整个故事和人生

时间:2018-10-04 01:20 点击:
《我不是药神》这部片子,全场我只笑了一次,那是托了佛祖和耶稣的福。剩下的观影时间里,除了听着旁座的某位男士不时地发出不明缘由的讥笑以外,我都很认真地去看,去辨,去思考这部片子。这是一部我在上映前没有看太多的影评,观后却有着千丝万缕的情绪

《我不是药神》这部片子,全场我只笑了一次,那是托了佛祖和耶稣的福。剩下的观影时间里,除了听着旁座的某位男士不时地发出不明缘由的讥笑以外,我都很认真地去看,去辨,去思考这部片子。这是一部我在上映前没有看太多的影评,观后却有着千丝万缕的情绪想要喷发的电影。这个电影,确实深刻。

六个角色,足够讲完整个故事和人生

看懂了这部电影,其实连海报都很悲

《我不是药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悲剧,或者其实可以说它本身就不属于悲剧,尽管它还是看哭了很多人。跟大多数人所理解到的一样,《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写实剧(写实剧不代表不存在改编),因为足够的写实,所以才让人触动。

《我不是药神》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一部电影。电影中,面临着生活的窘迫的程勇(徐峥饰)因为父亲患上脑血管瘤需要大笔医药费,答应了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饰)帮他从印度带回治疗慢性白血病的药物——仿制格列宁,一种正版要3万多元的白血病治疗性药物。为了挣钱,程勇在吕受益的帮助下找到了能够帮他销售这种印度仿制药的两位病友,一位是患了慢性粒白血病的神父(杨新鸣饰),一位是独自养育着患有慢性粒白血病女儿的舞女思慧(谭卓饰),还有后来的一位二十岁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彭浩(章宇饰)。五个人分工合作,不仅帮助大部分已经穷困潦倒的慢性白血病患者能用便宜的价格买到救命药,还帮他们赚到了维持自己生存下去的钱。

如果是按照悲剧的套路,主演可能会被写成内部分裂导致各散东西,人性和欲望之间的撕裂导致悲剧与不幸的发生。但《我不是药神》却没有这样,这也是它不是一部真正悲剧的原因之一。

程勇放弃继续销售印度仿制格列宁,不是因为不想赚,而是因为他不想坐牢,他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只是他没想到,他的放弃让吕受益的病进入了急变期,连正品药都已经救不了他。后来程勇又卖起了印度仿制药,期间面临着印度制药厂被关、上海打击假药力度增大,彭浩死了,他被抓了。

如果你看过了甚至是看懂了这部电影,回头你再看这幅海报,你会发现其实他们根本应该是笑不出来。这种笑,看似真实,事实上他们却是被生活打击的千疮百孔,满身疮痍。他们笑是为了让自己再挣扎一下,给自己再坚持一下的一点勇气。我们根本不能想象他们放下嘴角眼角后的表情,是会有多丧,多无力。一旦放下这个笑容,他们可能就再也没有力气和勇气给自己再笑一次,也就没有力量让自己再往下多走几步。这个笑容的背后,撑着的是他们的希望,和生命。

看懂了这部电影,这张海报真的特别的悲。

六个角色,都很小众却很触动

1.程勇——我原本只是一个卖药油的穷人

六个角色,足够讲完整个故事和人生

程勇原本就是一个卖印度药酒的穷人,他穷到交不起房租,父亲的住院费也只能按月交,他卖着嬉皮笑脸,把钱包中剩余的几百块给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买球鞋。程勇有着父亲的担子,也想要守着自己的儿子,他活在生活的底层挣扎,却也不含一丝愧和恨。

父亲患上脑血管瘤成了程勇走上走私印度仿制药的道路,为了救他的父亲,他没得选择,尽管对当时他来说这可能是最坏的选择。

走私仿制药让程勇有了经济来源,说话更有了底气和硬气。电影中有这么一个镜头,上一镜程勇很开心地跟大家数着钱,下一镜给大家打回现实,程勇把一大笔钱交到医院给他父亲做血管瘤切除手术。这一刻不禁感叹,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这样没了,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窘困,逃避不起这生活的代价。还好,手术很成功,看着病榻上抖擞的父亲,程勇跟儿子的打闹也显得更加轻松了。

程勇一开始不是一个救世英雄,他的角色设定也不是这样。他走私的初心就是为了私欲,他需要钱,这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因为穷,因为需要钱,因为还要活下去,所以铤而走险,这就是很多穷人所面临的抉择,也是赤裸裸的现实。

后来被张长林威胁,程勇怂了,是来自一位底层民众的胆怯,这一刻没有任何英雄主义的标榜,程勇就是怂了。他上有老下有小,现实让他不得不面对自己,面对生活,他不能坐牢。只有他还在,他的父亲才能被照顾到;只有他还在,他才能有本事把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对病友们没有责任,道德上也不应该有责任,他也是一个平凡人,他也要选择让自己和家人能好好地活下去的权利。出于情义,他换来了吕受益4人能用3000元低价购买仿制格列宁;出于伦理,他选择不再走私,不再冒险,拿着张长林给的200万,走了。

因为没办法,因为还没有力量,所以只能向生活妥协,这就是市井小民生活的窘境,还能再困境中再给别人拉一把,这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拿着200万,程勇一年里创造了自己的事业,他开始有钱了,也开始有了力量,可是这个时候吕受益已经进入慢性白血病急变期,连正版药都治不了了。后来,吕受益死了,因为没钱买药吃。

这部戏没有道德绑架,从伦理上和道德上吕受益的死是不应该归咎于程勇的身上,吕受益的妻子没有怪程勇,只是还没有勇气去面对。其他的病友,看着从吕受益家里出来的程勇,也没有一丝的责怪。从他们的眼神中透露的,是已经看不见生的希望了。不责怪,不道德绑架是因为穷人之间的体谅和相惜,大家都是为了自己,为什么我要因为你选择了自己而责怪你放弃了我?这本该不合理。

吕受益的离世让程勇重新卖起仿制格列宁,这一次他一分都不赚,按成本价卖给病友。这一次程勇依然不算是英雄,他选择继续买药是出于吕受益曾经对他的信任和寄望,以及自己的无力让他遭受着病痛的折磨的愧疚,看着吕受益身上被打的大孔,听着他被病痛折磨的死亡哀嚎,程勇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但是药只能在原来的病友间卖,程勇仍旧不想被抓,不想放弃自己目前所拥有的,这是人性的常态。

程勇这个角色是复杂的,从缺钱选择走私,到妥协放弃走私,不忍而再次走私,到最后因走私被抓入狱,每一次转折都是生活对程勇的挑衅。程勇有迎面而上地挑战过,也有妥协而求全,面对比自己更苦更惨的人,依旧会有不忍与同情,从来没敢想过会赔上自己,但是依然坚持往前行,没有伟大的英雄光环,这只是小井市民生活的真实还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